12岁的夜晚只有一束手电光(组图)

时间:2020-11-15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傍晚6点左右,小俊开始吃晚饭,他端起碗跑到屋檐下,记者走近,才发现晚餐只是一碗炒米饭,没有菜。炒的是剩饭。 益阳赫山区伍家桥村,小俊站在桌子边发呆,旁边是一本日历,

  傍晚6点左右,小俊开始吃晚饭,他端起碗跑到屋檐下,记者走近,才发现晚餐只是一碗炒米饭,没有菜。炒的是剩饭。

  益阳赫山区伍家桥村,小俊站在桌子边发呆,旁边是一本日历,他说,这本日历再翻过几个月,老爸就可以回家了。小俊的爸爸叫莫树生(化名),目前正在长沙进行强制戒毒。

  小俊今年已满了12岁了,但看起来还不到1米3的个头,又瘦又小。面对陌生的记者,小俊开始的话并不多,但慢慢显示出超出同龄人的懂事。他告诉记者,为了上学不迟到,每天5点多就得起床步行上学,“有公交车,但是要5毛钱,我都是走路去。”由于没有钱交餐费,他几乎从来没吃过午餐。

  在邻居看来,这家人最不可思议的不是一年到头吃不上一顿肉菜,而是近四个月来一直用不上电。去年12月开始,小俊家就因为线路问题而停了电,“线路坏了,修理费得几百块,我们没钱修,去年过年就是黑灯瞎火的,晚上没事就早点睡觉。”小俊的奶奶王金莲说。王金莲在村里的槟榔厂做清洁工,有事做时一个月能挣三四百块,到了淡季这笔收入也就没有了。家里的其他收入还有去年刚办下的低保,每月55元,再加上平时卖点小菜,赚一点日常开支费用。

  天一黑,两个手电筒就成了王金莲做饭和小俊做作业的照明用具。去槟榔厂上班时,王金莲便随身带上手电筒,充好电后带回家。晚上,小俊便搬个小板凳坐在床前,打着手电筒写作业。

  提到自己的父亲,小俊的眼圈红了。已经有半年没看到爸爸了,很想念爸爸。“他以前骗我说不吸毒了,可是他一直背着我吸,后来很久没看到他,邻居告诉我说他进了戒毒所。”小俊说,听别人说吸毒的人会死,自己不怕过苦日子,也不怕别人看不起,最怕的就是爸爸会死掉。

  在湖南省新开铺强制隔离戒毒所,记者见到了小俊的爸爸莫树生,他沾染毒品始于在广东打工的那段时间。1997年,他在中山的一家工厂跑运输做司机,虽然知道毒品碰不得,但出于好奇,他还是在朋友的蛊惑下尝试了一次。正是这次“好奇”的冲动改变了他的人生,他丢失了原本收入不错的工作,开始混迹于各个赌场和娱乐场所。

  尽管如此,在中山打工的一个女老乡并没有嫌弃他,和他结了婚。2000年,两人生下儿子小俊。孩子的到来并没有改变莫树生,他对毒品的依赖越来越严重,妻子也染上毒瘾。“我每天在家里搞,钱都搞完了,她跟我赌气,她也搞。”莫树生说,那时候,夫妻俩的收入一分不剩,全部拿去买毒品了。

  在反复吸毒戒毒的10多年间,莫树生常常想下决心不再接触毒品,但却从未成功,妻子在染上毒瘾后也和他离了婚。莫树生常常心生内疚:父亲早年去世,本应安享晚年的老母亲,如今依然要艰难地支撑起整个家,抚养年幼的孙子;12岁的儿子小俊失去了父母的照看,也面临着衣食不保的困境。在戒毒所里,他最牵挂的就是儿子和母亲,“母亲挣不到钱,不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。”文/记者刘志杰 实习生单媛媛 通讯员唐海生 贺驭雄